雖然說是飄,但是實際上這妖雲移動的速度卻是快到了極點。

你抬頭初看的時候,這妖雲似乎還在極遠的地方,可是等你一眨眼,這黑壓壓的妖雲已經是來到了麵前。

這妖雲如同潮汐一般撲到了這刀牙山的天空之下,隻要定睛一看,就可以發現這一片片的妖雲,就是一個個手持兵戈,身穿妖甲的妖兵。

無數的妖族士兵踏雲而來,就連天空之中的大日都被遮蔽住了,整個刀牙山瞬間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更有一股強大之極的威壓從這些妖兵身上散發出來,彷彿實質一樣碾壓到山體之上,一些弱小的走獸蟲魚,隻是被這威壓一壓,居然就是口鼻流血,全身抽搐而死!

這刀牙山正是真武院眾人潛伏的地方,一個躲在叢林之中放哨的弟子見到眼前的這一幕,立刻是驚的全身冷汗都下來了,飛一般的跑回去報信。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放哨的弟子跌跌撞撞,慌慌張張的大喊了起來。

“何事如此驚慌?”李霸陽站了出來,“啟稟長老,外麵有十萬妖兵驟然來臨,已經是將方圓百裡的刀牙山包圍了個水泄不通!”

“十萬妖兵?”李霸陽也是目露震驚之色。

“難道我們的位置已經暴露了?”

李霸陽大手一揮,立刻敲響了驚神鐘,宣佈真武院進入警戒狀態。

“我等行事一向小心之極,每一個弟子外出都要經過無數的程式,最近的事情也根本冇有人出什麼差錯,妖族如何會查到我真武院的居所?也許那些妖兵並不是針對我們?”怒炎也是出現了,嘴裡如此說道。

“妖族大舉出動,十萬妖兵,這分明是宗門大戰的派頭,他們更是直接包圍了我真武院所在的刀牙山,我等心中不可存有僥倖啊,況且,就算他們不是針對我們,小心一些總無大錯!”

“希望這些妖兵隻不過是路過此地罷了。”古合一也是從閉關之中走了出來,心頭暗暗想到。

“我等在這裡安居樂業,潛心修煉,這段時間都是大有進步,這樣的日子是越長越好啊,希望這次妖兵來臨隻是巧合。”這樣的念頭出現在許多真武院弟子心中。

然而一道震耳欲聾,彷彿天降神雷一般的聲音驀然響了起來,傳達到了真武院每一個人的耳朵裡,無情的擊碎了大家的幻想。

“真武鼠輩!你們東躲西藏彷彿喪家之犬一般的日子可過的夠了?交出陳炫那小狗,老夫可以給你們留一具全屍!”

這聲音雖然利用一種秘術,令其聽上去無比的浩大**,但是卻依舊難以掩飾其言語之中滔天的怨恨之意。

而這聲音的主人,自然就是玉螭那老狗。

他與真武院的恩怨、和陳炫的恩怨可以說是由來已久。

陳炫搶了他兒子的新娘,讓他在天下人麵前丟臉,又帶領一群老弱病殘擊退了他們的進攻,讓他的幾位狐朋狗友損失巨大。

更加令他怒不可遏的是,陳炫攻上他的水晶宮殿,將他肉身打碎,又順道殺了他的兒子,洗劫了他多年來的積蓄。

若不是他的聖人叔父救他一命,他玉螭早就魂飛魄散,命隕於這天地之間了。

他對陳炫如何能夠不恨?

“我等今日集結了三十八位妖王,十萬妖兵,早已將你真武院包圍了個水泄不通,保管一隻蒼蠅都飛不出去,爾等還不速速跪地投降!”

又一個妖王的聲音響了起來,這說話的卻是飛虎法王,當日此人也曾在葬神海外截殺陳炫的分身。

“真武院的鼠輩們,明年的今日,就是你們的忌日!”

“這就是你們得罪我玉螭的下場!除了跪地自裁,你們冇有彆的出路!”

隻見三十八名形態各異的妖王,站在雲端之上,俯視整個刀牙山,一個個目光冰冷之極,帶著一股高高在上的冷漠,帶著一股勝利者獨有的高傲姿態,彷彿真武院眾人已經是他們的甕中鱉,盤中菜!

在他們的身後,則是數之不清的妖族兵士,形成了一片連綿不絕的黑雲,細細一看,這些妖兵一個個也是雙眼通紅,帶著強烈的殺氣和興奮,似乎正在為等會即將進行的一場大屠殺而心滿意足,期待無比。

古合一等人聽聞這玉螭老狗和那些妖王的聲音,一個個都是大驚。

“想不到這老狗居然找到了我們的隱藏之地!”

“這老狗不是被古長老打碎了肉身嗎?怎麼這麼快就恢複過來了,真是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快快打開我們的護山陣法!”李霸陽也是眉頭深鎖,一道道的防禦命令飛快的下發了出去。

他們在這個刀牙山的地下雖然經營的時間尚短,但是卻也是按照陳炫的佈置,建立了一個護山大陣。

不過這護山大陣卻是冇有辦法和先前的那個相比,畢竟陳炫的修為在那裡,他能夠佈置的陣法就隻有這個了,要知道陣法可是不能夠假手他人佈置的,所以古合一他們修為雖然高,但在這一點上完全幫助不了陳炫。

玉螭等人喊話之後,並冇有得到真武院的任何迴應,整個刀牙山寂靜一片,彷彿暴風雨前的寧靜。

山雨欲來風滿樓,黑雲壓城城欲摧!

“哼!一群無膽鼠輩,你們以為藏身底下,我玉螭就找不到你們了嗎?”

玉螭法王一聲冷笑,卻是背過身去,對著他身後的那十萬妖兵發號施令,“聽我命令,將這刀牙山方圓三百裡,夷為平地,本座要這裡雞犬不留,寸草不生!”

玉螭的聲音彷彿神詔一般,傳出去極遠。

“諾!”那十萬妖兵轟然答應,那聲浪簡直如同山崩,隻是這聲音的震動,就幾乎殺死了刀牙山所有普通的生靈!

於是十萬披堅持銳的妖族戰士如同蝗蟲一般撲到了整個刀牙山之上,不過一刻鐘不到的功夫,原先那座山清水秀,百獸共存的美麗山水已經是消失的一乾二淨了。

刀牙山方圓三百裡之內,所有地方都化為了平原一般坦蕩,一覽無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