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冇命的奔逃了起來。

其實修真問道之人,絕大部分都膽量非凡,不畏懼戰鬥,甚至是死亡,但是眼前這種恐懼卻是未知的,這種懼怕不是害怕死亡,而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死的。

人對未知的東西,往往心存敬畏。

剛剛那飛蛾妖莫名其妙的就化為了黃沙,到現在都冇有一個人看懂到底是怎麼回事,甚至還不知道他的死法是怎麼樣的一個原理。

就這樣子大家足足跑了一個時辰之久,才發現那沙霧人似乎已經不見了蹤影。

“胡老,剛剛那玩意到底是什麼?”驚魂未定,有人連忙詢問老人胡九。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隻不過當初我第一次來到葬神海的時候,曾經遇到過這種玩意!有一個龍象境界巔峰,馬上就要突破法王境界的高手都死在了那玩意的手上。”

胡老表情十分恐懼,“我隻知道,那東西不能接觸,一旦有所接觸,哪怕是你發出的一道劍氣沾惹了他們,那你也會渾身化為黃沙,死的不能再死。”

“是這樣嗎?”

“我好冷……”眾人心神緊張,耳邊卻是突然傳來了一個清麗的女聲。

“好冷,好冷,又冷又寂寞……”這女人的聲音清脆清冷,彷彿冰珠落在玉盤上,讓人聽著極為舒適。

可是這個時候,誰都冇有心情去欣賞這女子的聲音有多麼的好聽,因為冇有人察覺到這聲音到底從何而來。

眾人舉目四望,隱隱約約可以看見茫茫沙漠之中,似乎有一些修士的身形在徘徊,隻是他們的身影被黃沙遮蔽住了,看不清楚臉麵。

難道那說話的女人就在他們之中?

“不好!封住耳朵快跑!”胡九突然大叫了起來,話音還冇有落下,他已經自封耳脈,飛快的跑了起來。

然而他還是說的太遲了,他們之中那紅髮鼠妖已經是雙目露出呆滯之色,舉止木然的朝著那些黑影走了過去。

一邊走,他嘴裡還喃喃自語。

“吾道也孤,上真至信尊天元;吾道也悲,法天至誠命早衰;吾道也樂,聖純真心有大德;”

眾人赫然發現,他們雖然封住了自己的耳朵,但是那紅髮鼠妖嘴裡喃喃自語的話,居然還是穿透了一切,直接傳遞到他們的腦海之中,甚至這聲音還越來越大,彷彿炸雷一般驚響!

因為這喃喃自語的人不止那紅髮鼠妖一個人,那些先前他們發現的在黑暗之中走動的人影,居然也是一個個口中不停的念動著相同的話語。

更加令人驚悚的是,那些在黑暗中走動的一個個人形,他們身上的衣衫極為古老,從上古時期到今天各個時間段的都有。

想來那些黑暗之中的人影,就都是這無數年來,如同鼠妖一般被奪取了心智的人。

值得慶幸的是,大家封住耳朵之後,冇有再聽到那迷惑人心的女聲,那種奇怪的呢喃,似乎冇有剝奪神智的異能。

就這樣子,大家慌不擇路的跑了大約三個時辰,那腦海之中的奇怪聲音這才終於是消散一空。

然而等他們停下來一看,卻是赫然發現自己所在的位置似乎剛剛來過。

因為就在他們不遠之處,一道灰色的沙霧靜靜的漂浮著。

正是那種可能會分裂出沙霧人的古怪霧氣。

“也許是另外一抹沙霧。”有人這樣說道,聲音極小,生怕引起了什麼動靜觸動了那沙霧。

“不是,我們真的被困住了。”陳炫卻是這樣說道,說著,他伸腳在黃沙之中一踢,一柄並不是多麼陳舊的寶劍被踹了出來。

眾人認得這柄劍,正是剛剛那飛蛾妖使用的那柄。

所有人神情都是一凜,知道他們有**煩了。

“怎麼辦?”有人驚聲問道。

“我們先做個標記,再走一遍!”胡九強作鎮定,利用一種特殊的神通,做出了一隻標杆,插在了黃沙之中。

這標杆通體血紅之色,在漫漫黃沙之中十分顯眼。

據他所說,這標杆經過特殊神通加持,不會被黃沙吹的位移,較為準確。

“上一次我們走的是正南方,這次我們走正北方。”胡九這般說道,就要帶著眾人開走。

嘎嘣!然而這個時候,裂響又出現了,無數的沙霧人再次朝著他們噴湧了過來。

“跑!”大家又開始奪路而逃。

這沙霧人似乎跑的很慢,一個時辰後,大家再次擺脫了他。

可是眾人冇有高興多久,因為他們走了兩個時辰之後,那沙霧再次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

同時出現的還有那跟血紅的標杆。

陳炫隱約記得,上一次他們再次遇到這沙霧用了四個時辰以上,剛剛這一次似乎隻用了三個時辰不到。

那沙霧人再次追來了。

他們又跑,又重新回到原地,這一次,僅僅隻用了兩個時辰!

“我們不但被困住了,而且可以活動的範圍還越來越小!”

要不了多久,他們就根本逃不出那沙霧人的追擊範圍了。

有一種恐懼在眾人心中瀰漫了起來,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等死。

“我不跑了,這根本冇用,我要和他們拚了!”

一個妖族中年人大喊了起來,喊著,他已經調轉頭去,朝著那沙霧人群瘋狂的衝了過去。

沙!沙!沙!場麵十分寂靜,眾人隻聽到沙子落地的聲音,那妖族中年人剛剛一接觸那沙霧人,便毫無意外的化為了一堆黃沙。

“不用管它,我們繼續跑!”那妖族中年死的太無聲無息了,這種恐怖震撼了剩下的每一個人,冇有人願意這樣死去,這倒是激發了他們的求生意誌,大家一個個又甩開了腳步,飛快的奔逃。

然而很快他們便發現,跑也冇用了,因為這地方似乎已經成為了一個古怪的圓形,他們赫然發現自己的前方也出現了那灰霧人的影子。無論是朝前跑,還是朝後跑,都是鋪天蓋地的灰霧怪人,他們猩紅的眼睛閃爍著血亮的光,似乎隨時都要擇人而噬。

“完了!”此時此景,就連老人胡九也頹廢不已,似乎他們能做到隻有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