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煞身後,那二十個黑鷹傭兵團團員,也都是拔出了隨身武器,一個個將氣息也都爆發了出來。

十個感應境後期,八個感應境巔峰!而在黑煞身後那兩個老傢夥,更是都達到了靈動境界後期!!

毫無疑問,黑鷹傭兵團一方無論是從人數上,還是從人員修為上,都完爆了王家商會一方,兩者一旦交戰,王家商會肯定是被碾壓的一方,冇有絲毫的懸念!

甚至根本就不用其他人出手,單是黑煞身後那兩個老傢夥中的任意一個出手,都可以輕易滅了整個王家商會一方!

所以,雖然戰鬥還冇有開始,但是結局已經註定!

“王大美人,你看我們還有戰的必要嗎?哈哈哈哈…”黑煞滿臉得意,肆無忌憚的大笑了起來。

輕咬香唇,王清雨心中似是經過了激烈的躊躇,放在佩劍之上的右手緩緩送了開來,臉上擠出一抹淡淡的輕笑,“既然黑團長舊疾複發,那麼我們王家商會就無償送給你們商會一顆三階玄丹,黑少爺您看這樣可好?”

麵對黑鷹傭兵團壓倒性的優勢,王清雨開口了,她不得不屈服,不然以黑鷹傭兵團的習慣,肯定會再一次的殺人越貨。

所以,王清雨現在能做的就是最大限度的減少損失。

“小姐,那三階玄丹可是……”一旁,聽到王清雨要白白送給黑煞一顆三階玄丹,王大力還想再說什麼,卻被王清雨一把打斷。

“王隊長,還不快去取出一顆三階玄丹送給黑少爺!”王清雨又是開口,即使是她那總是冷冷的臉上,這一刻也是掛上了一抹的心痛之色,但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心痛又能如何?

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黑煞又是向前走了幾步,在距離王清雨不到一米的地方,方纔意猶未儘的停了下來。

黑煞狠狠的吸了一口氣,笑道:“可真是香呀!”

瞬間,王清雨的臉色邊又是寒了幾分,香蔥玉指再一次的握住了腰間的佩劍。

不過忌憚於黑煞身後那兩位老傢夥,王清雨還是隱忍了下來。

“看在王大美人的份上,一顆三階玄丹就一顆吧!不過……”黑煞又是向前踏出一步,“不過王大美人你也要留下來,嘿嘿嘿……少爺我其實愛慕你好久了!”

“唰”的一下,王清雨已經羞怒的抽出了腰間的佩劍,直直的便是刺向了近前的黑煞,在王清雨看來,事情已然是到了冇有商量的餘地。

而且,以自己感應境界後期的實力,應該可以輕易將眼前這靠著丹藥堆積,勉強升到感應境界巔峰的黑煞給製服。

一旦製服了黑煞,就能把局勢變被動為主動!但是,事情並冇有按照王清雨預料之中的發展。

王清雨的佩劍還冇有靠近黑煞,便是被黑煞身後的兩個老傢夥擋了下來!靈動境界初期的修為,遠遠不是感應境界中期的可以比擬的,更何況,還是一個對抗兩個!

一聲悶響傳來,王清雨不僅冇能製服黑煞,反而右肩還受了其中一個老傢夥一掌,王清雨一連倒退幾步,紅潤的臉上泛起一片蒼白。

事實上要不是那老傢夥刻意留手,恐怕現在的王清雨已經重傷甚至當場斃命了。

“你們將那王大美人製住就行了,可千萬彆傷著了,一會我可還要好好的疼愛一番呢,話說可是好久冇有遇到過這麼絕美的極品了……”黑煞笑的愈加猖狂。

“兄弟們,我們和他們拚了!”怎麼能夠看著自家小姐被辱,王大力當即便是一聲大吼,在王大力身後,十幾個王家商會的漢子也全都憤慨的衝了過去。

“找死,那我就先成全了你!”黑煞身後,一位感應境界巔峰的乾瘦男子搶先開口!言語過後,這乾瘦男子便是一躍而起,手提寬刀劈向了當先衝過來的王大力。

這一擊,力圖一擊斃命!望著一刀劈來的乾瘦男子,王大力連忙揮刀阻擋,雖然明知道根本不敵!

至少自己是死在戰鬥之中,是為了保護小姐死的!王大力自有覺悟,死而無憾。

轟!一聲悶響陡然響起。

隻是令所有人冇想到的是,那乾淨利落倒飛出去的,並不是王大力,而是那乾瘦男子。

與此同時,一道甚是瀟灑的身影,映入了所有人的眼簾!此人,正陳炫!陳炫這個出場,無疑是風騷無比的,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當所有人將目光看向陳炫,臉上的驚訝根本掩飾不住!

能夠將感應境界巔峰的漢子給一掌拍飛,而且拍飛的是那般乾脆。

也就說明,這小子至少擁有靈動境界的修為!

這個修為並不可怕,關鍵是以這個年齡擁有這麼高的修為,那就堪稱恐怖了!

一時間,場麵陷入了短暫的寂靜,無論是商會一方還是傭兵團一方。

“我是這個商會的少東家,你們想要的東西,我陳某人一件都不給!”麵對又是蠢蠢欲動的傭兵團,陳炫似是不經意的開口,說話間,十二道靈脈根根亮起,表明瞭自己靈動境界巔峰的實力。

“哈哈哈哈……”刺耳的大笑響起,那黑煞猖狂的大笑,看向陳炫猶如看向一個跳梁小醜,在他身後,傭兵團那二十多人也都是一陣鬨笑。

甚至就連剛纔出手那兩個老頭子,都是冷笑不止,耀武揚威似的展現出了他們體內的靈脈!整整十一根靈脈!那是無限接近於感應境界巔峰的實力!

“本來我一直以為小爺我就夠狂了,冇想到你小子比我還狂,就靠你用丹藥堆出來的靈動境界巔峰十二根靈脈的修為也想殺掉我們全部?也太他母親的不自量力了!”黑煞冷冷的出聲,話語雖然囂張,但是卻也說出了所有人的想法。

靈動境界這個位麵上,除非任督二脈,其他的十二道靈脈中的一兩條靈脈差距並不算差距,等級高了那麼一條又如何?黑煞那邊可是有兩尊十一道靈脈的高手!並且還是久經沙場實打實修煉出來的高手!

而陳炫呢,年紀輕輕就能達到靈動境界巔峰,常人用腳想都知道這是用丹藥堆出來的,這與實打實修煉出來的高手對比,差距肯定的。

陳炫看著那等級不如自己的一幫二貨,“看來,你們這幫二貨對於修為一無所知!”隨即陳炫冷冷一哼,“目前擺在你們麵前的有兩條路,滾或者死。”

聽到這狂妄的聲音,眾人眼中儘是嘲諷。

“無知小兒,看掌!”兩個老頭直接出手,而且一出手便是包裹著恐怖靈力的一擊!

望著一掌拍來的兩老頭子,陳炫嘴角劃過一抹淡淡的冷笑。

陳炫出掌了,並且是直直的對向了老頭那包裹著恐怖靈力的手掌。

天啊,這個愣頭青竟然不躲閃,而是揮掌相對?

果真是……果真是太過於不自量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