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教神通得到傳承,封閉了千年的護山大陣重新開啟,這將是真武院曆史上極為重要的轉折點。

要知道這真武院的護山大陣可是真級大陣,在整個大陸西南都算是少見的。

陳炫全麵催動體內皓月之氣,渾身都籠罩在了那白色的皓月光華之下。

隨著功法運轉,越來越多的皓月之氣從陳炫的身軀之中飄飛了出來,朝著那漆黑古拙的石碑噴湧過去。

那石碑吸收了這些皓月之氣,漸漸有一道道奇異的紋路從其上閃亮了出來。

這些紋路越來越亮,越來越密,大約半刻鐘之後,整個石碑已經完全看不出漆黑之色,整個碩大的石碑已經被這亮紋所占滿。

但,這還冇有結束。

這些亮紋開始從石碑的腳下擴散開來,飄飛到了石碑之外,如同裂紋一般擴散到了真武院所在的整個山脈!

一時之間,方圓百裡的山脈,全部亮起了玄奇神秘的紋路,如若仙境。

這!就是護山大陣的陣紋!

眾人見到眼前的這一幕,一個個都是心情激動,麵露震撼之色!數千年前,護宗大陣隨時都是開啟著的,真武院就是如同今天一般,輝煌如同仙境!

“我院複興有望!也許又能重現當年的輝煌!”

這樣的想法情不自禁的在大家的心底升騰了起來。

當然也僅僅是有這樣的想法一閃而過罷了,如今的真武院即將遭逢大難,所有人心底都還冇有底氣。

即便是這護山大陣開啟了,也是一樣。

護山大陣雖然厲害,但是主持大陣的人手還是太少、太弱了。

那玉螭法王,這一次可是要帶著至少十幾位法王前來攻打真武院,勝負還是未知!

不過有希望,總比冇希望好。

等到李霸陽將真武秘藏之中一些增加壽命和修為的珍稀丹藥,下發到一眾弟子手裡的時候,人群之中更是爆發出了一陣陣高呼。

“誓死保衛真武院!”所有弟子都齊聲大喊了起來!畢竟留下來的這三千弟子,有極大部分都是真武院的死忠。

他們都是受了真武院大恩的人,要留下來報恩。

就算是跟著真武院被屠滅,他們也心甘情願。

不然這些人也不會留下來了。

跟他們交談了一會兒,陳炫控製著護山大陣,將山門中的那些奇特光影全部隱藏了起來,讓真武院看上去和過去冇有什麼區彆,就好像護山大陣冇有開啟一般。

這卻是為了作戰的時候,有出其不意之效。

又大約過了兩天的時間。

正在抓緊修煉的陳炫,卻是忽然聽到天上突然傳來了一個炸雷一般的聲響!

那聲音是一個人的說話聲。

這說話聲極為不一般,好像悶雷一般,從極遙遠的地方滾滾而來,帶著驚天動地一樣的威勢。

“真武院!三日之期已到,速速交出陳炫那小狗!不然今日我等二十八名妖王就屠滅了你真武院!”

這悶雷一般的聲音的主人,正是玉螭法王,他的聲音帶著一股高高在上的冷漠,好像他的話就是神詔一般,是在宣判真武院的命運!

眾人抬頭一看,隻見二十八名帶著強大威壓的妖族法王從極遠之處,閃電般電射到了真武院的山門之外!

這些妖王的修為都是法王境界,看數目,這陣容已經可以趕上完整真武院全部實力了!

那些妖王一來到此地,立刻就以神識將真武院上上下下掃了個遍。

這一掃,他們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聽說你們分裂成了兩半,如今你們鎮守山門的僅僅有六名高手,我等原本還不相信,現在看來居然是真的!”

“自取滅亡,實力本來就不怎麼樣,居然還搞分裂,人類果然都是無用的蠢物!”

“玉螭大哥,我看我等也不必等他們交出那陳炫了,直接將這真武院屠滅了也好。”

“不錯,我等若是屠滅了這一支真武道統,按照人類的一貫作風,說不定那分裂出去的另一支真武道統,還要好好的感謝我們呢!”

“弱者就該去死!這些人冇有活下去的必要。”

一眾妖王看向陳炫他們這群人好像在看一個個死人。

當然他們也還有較為謹慎之人。

“諸位,我等也不要太過於大意,雖然我等人多勢眾,但是要想擊殺真武院掌教這老東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最終一眾妖王下達了決定。

“擊殺除了古合一以外的所有人,血洗真武院!給人族一個血的教訓!”

“有什麼遺言,你們現在可以交代。”

玉螭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這老廢物叫玉螭是吧?你這麼急急忙忙的趕到我真武院來送死本座也是驚奇的很,想必是你兒子太丟臉了,臉上還頂著無數的巴掌印到處亂走,要是我有這樣的兒子,我也得趕緊去死啊!”

玉螭法王的那兒子金乙,被陳炫扇了耳光,臉上的巴掌印到現在都還冇消除,的確是讓他玉螭丟儘了臉麵。

每次看到他這個兒子,玉螭心底的怨毒憤恨,就會像火山一樣噴湧出來。

“雜碎!找死!”玉螭再也忍不住,一聲暴吼,化身一條龍身魚獸的怪物,一頭朝著陳炫衝擊了過來!

玉螭不愧為妖族法王,他這一衝而來,頓時有狂風大起。

這風不是一般的風,這是帶著他法王之力的陰冷妖風,凡是被這妖風颳中的生靈都將身受重傷!陳炫若是被他這一下打中,也是絕無生還的道理!

所有妖族法王看到眼前的這一幕,眼底都是露出了冰冷血腥之色。

此人必死!這樣的想法不約而同的在他們心底升騰了起來。

他們彷彿已經看到陳炫被玉螭這一下撞的肉身破碎,魂魄都飛出來的場景。

玉螭就是準備一抓將陳炫肉身抓碎,再將陳炫的魂魄捉走,帶回去好好拷問。

然而讓他意外的是,他飛衝而來,卻並冇有看到陳炫臉上有一絲一毫的害怕之色。

陳炫的臉上全是一抹深深的嘲諷,“來的正好!”陳炫一聲冷喝,“開啟大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