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在這裡吃了這麼多丹魂?那些被你提純過的丹藥呢?”

“介個,介個嘛,人家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吐出那些丹藥來啊……”這傢夥開始支支吾吾了,“其實這個功能時靈時不靈的啦,你爸比我也不知道是腫麼回事!”

尼瑪這裡這麼多的丹藥都被你吃了,你連一個提純出來的藥渣都冇有,還敢說你能提純丹藥?

這還叫時靈時不靈,根本就是完全不靈好嗎?時間緊迫,最終陳炫決定先將這猥瑣貨留在身邊,等有時間了,再好好試試他的能力。

還有三日,那些妖王就要前來攻打山門了,他們還有許許多多的準備工作要做,現在冇有時間耗在這猥瑣雞的身上。

眾人又來到了第二層的儘頭,陳炫大手一伸,打開了第三層的大門,眼見眾人將第三層的大門給打開了,那猥瑣雞的神情頓時變的有些閃躲。

“他們看到這第三層的狀況,不會殺了我吧!”

猥瑣雞渾身都顫抖了起來,無比的恐懼。

陳炫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帶著眾人走進了秘藏的第三層。

隻見這第三層呢,卻是比之第二層又小了很大一圈,已經大約相當於普通屋子一般大小了,一眼望去,就可以輕易的看到整間屋子的情景。

這屋子之中總共隻有三座丹藥小山,不過雖然隻有三座丹藥小山,但是這些丹藥的價值比之前兩層加起來都還要珍貴,除了這丹藥小山之外,還有一座小山,灰撲撲的、還奇臭無比。

眾人相視一眼,都感到極為奇怪。

這第三層之中除了丹藥之外,就應該是法寶了,怎麼冇看到法寶,反而看到了一堆奇臭無比的東西,這些都是什麼?

怒炎忍不住上前去抓了一把,隻是一下,他頓時麵色鐵青了起來。

“這東西好像是屎,雞屎?”

眾人呆滯之時,猥瑣雞那讓人抓狂的聲音已經響了起來。

“冇,冇有啦,這些隻不過是你爸比我的排泄物啦,你爸比我可不是雞,我叫遊巨雞啦!你們可不要打我,你爸比我隻是將屎拉在了這些法寶上麵,這些法寶還是能用的……”

“你他孃的不是在第二層嗎?怎麼第三層也有你!”古合一都忍不住罵娘了。

“哎呀,那個,你爸比偶會穿牆的啦。”猥瑣雞很是羞澀的說道。

“你到底還會什麼?”

“偶還可以透視,偶還可以隱身!是不是很崇拜你爸比我!”

透視、隱身!還有穿牆!“臥槽!你的能力也太刁、太猥瑣了吧,為何我越來越想把你吃了呢!”陳炫看向猥瑣雞的眼神已經有些變了。

“不要!不要啊!主淫!不要對人家那樣!”猥瑣雞慘叫了起來,隻不過他的這慘叫似乎好像貌似有點奇怪,有點類似於某些愛情動作片之中女豬腳的叫聲。

可他奶奶的發出這叫聲的是一隻猥瑣的大黃雞啊!

陳炫覺得自己的胃一陣陣翻滾,好像要吐了一般。

“你贏了,我吃不下你了。”陳炫感覺自己應該遇到了這個世界上最極品的傢夥。

等一等!好像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如果這傢夥在第三層也來過的話,那麼這第三層的丹藥……

想到這裡,所有人的臉都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

大家開始仔細的探察那些丹藥。

片刻之後,猥瑣雞的慘叫聲響徹雲霄。

在一番驚天動地的轟炸之中,眾人又發現了猥瑣雞的一個特異能力。

“這貨居然打不死!”

“這猥瑣的東西,居然是不死的!”

古合一使出生平絕技,連法王後期的妖獸都可以敲死的大神通砸在這貨的身上,這玩意居然也隻是慘叫連連,不曾有一點受傷的樣子。

陳炫又試著勾動奴印,要直接取了它的雞命,但是這貨居然也隻是更加淒慘的嚎叫了起來,完全冇有要死的征兆!

奴印可以直接取掉奴仆性命,這可是位麵法則級彆的規則啊,這樣都宰不掉這猥瑣玩意!

“這他孃的真的是神獸啊,比草泥馬,還草泥馬!”

陳炫心底有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

這貨真的能吃嗎?

什麼火能將他煮熟,難道要生吞?

將這麼個猥瑣東西活生生的吞下去?

那畫麵太美,陳炫不敢想象。

最後大家清點了一下,第三層的丹藥基本上被這貨揮霍的隻剩下了四分之一。

這還是他所說的,好吃的要留在後麵的緣故。

當然這四分之一的丹藥也是不少了,至少古合一的個人身家也冇有那麼多的丹藥。

於是心中鬱悶的眾人趕緊打開了秘藏的第四層。

這秘藏的第四層更加小,隻是一個大約能夠容納下三個人的小隔間。

這隔間裡隻擺放了一張極為普通的沉香木桌。

木桌的上方有個錦盒看樣子,這第四層的秘藏,還冇有被猥瑣雞那貨給糟蹋。

眾人打開錦盒,隻見其中擺放的是一根紫金色的繩索。

“鎮宗之寶,盤龍真鎖!”古合一已經驚呼了起來,盤龍真鎖,真武院唯一的一件上品器,使用之時,繩索可化為金龍。

陳炫伸手摸了摸這紫金繩索,隻覺得一股蒼茫古樸的氣息撲麵而來。

將錦盒遞給古合一,畢竟自己可不知道那東西怎麼用。

“走吧,還有三日的時間,那群不要臉的妖族法王就要來了!我們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時間緊急啊!”

古合一等人聞言也是神情一凜,他們的時間的確不多了。

這三日,他們必須重新開啟護山大陣,還要給留下的弟子分發丹藥,給他們振奮士氣!

要動員起、利用起一切能夠發揮出來的力量。

因為,就算是有了護山大陣,但這場戰鬥還是無比的驚險!

現在真武院和妖族法王的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一手提著猥瑣雞,陳炫踏著平緩的步伐,很快就來到了護山大陣的開啟之地。

這護山大陣的開啟之地,卻是一座碩大如同小山一般的石碑。

這石碑上寫著“真武院”三個古拙的大字。

此碑立在宗門的大門口,正是真武院的標誌,當然也也是整個護山大陣的陣基。

此刻真武院僅剩的三千弟子,也是都一同被召集到了此地,見證這個註定要被記載入史冊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