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聞言都笑了起來,覺得這小子是自討苦吃,隻怪他路上將話說的太滿了。

“讓我陪你一起去。”從木屋內出來的筱詩諾對著陳炫說道。

陳炫搖了搖頭,“不用,這營地有點古怪,詩姐和大哥的實力最高,留在這裡是個照應,而且隻是出去檢視一番,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筱詩諾看了看陳炫那自信的笑容,也是一笑,“路上小心。”

心中雖有些不情願,但筱四還是跟在陳炫的身後與他一起朝營地的南麵走去。

陰暗的森林,樹影婆娑,寒風習習,看不見的危險總是隱藏在黑暗的背後,筱四跟在陳炫的身後,總覺得黑暗中又一雙雙眼睛盯著他,讓人不寒而栗。

筱四時不時的瞅一眼陳炫的臉龐,可是陳炫至始至終麵無表情,讓人猜不透他心中的想法。

噗呲!

細微的聲響之後,一道破空之聲想著二人襲來!

“是蜥蜴的舌頭!”筱四驚呼!

陳炫一眼睛一瞅,伸手迅速一抓,便是一把抓住了那蜥蜴的舌頭,隨即陳炫法寶施展,一道白色的電光便在這黑夜中亮起,電流順著蜥蜴的舌頭瞬間傳導至蜥蜴的身上。

蜥蜴那長長的舌頭之上佈滿了閃爍的電光,在黑夜中就像是一道霹靂做成的綵帶,視覺效果驚豔無比。

蜥蜴張大了嘴巴,口中嗚嗚的鳴叫著。

隨著陳炫用力一扯,身形如牛一般的蜥蜴便被陳炫扯了下來,並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那蜥蜴收回長舌,一雙爆突的眼球上下翻轉的看著麵前的陳炫與筱四。

“愣著乾嗎?上啊,剛剛的那道電光已經將它麻痹了。”陳炫對一旁的筱四說到。

“嗯。”筱四狠狠的點了點頭,旋即便向著蜥蜴飛奔而去。

蜥蜴的軀乾如牛般壯闊,粗糙的皮膚之上滿是紅色的顆粒,足矣兩丈長的尾巴不停的搖晃,剛剛的電擊顯然是重傷了它的器官,可即便如此,蜥蜴還是勉強的擺出了一副應戰的凶相,一對爆突的眼睛凶惡的著盯著向自己殺來的筱四。

筱四被蜥蜴這麼一瞪,腿腳頓時就不利索了,“柒少爺,我腿好像軟了……”然而他一回頭,卻是發現陳炫早已不見了了蹤影。

筱四一陣膽寒,在恐懼的支配下,他既不逃跑,也不出招,隻是一臉蒼白的杵在原地。

“筱四,當你踏入修真這條道路的時候,你就要有不畏生死的覺悟以及與敵人魚死網破的決心……”坐在樹上的陳炫話還冇有說完,那筱四便是轉過身後拔腿就跑。

看著那驚慌失措的背影,陳炫不禁被他給氣笑了,“筱四!你要是敢逃我就把你的身份降成下人!”

筱四一聽,當即便是止住了步伐,“臥槽,老子好不容易從專門種地挑水撿馬糞的外院弟子奮鬥到內院成為了內院弟子,我纔不要回去呢!”

回頭的筱四眼神火熱異常,看向蜥蜴的眼神似是見到了素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的仇敵一般!

“蜥蜴!拿命來!!”筱四爆喝一聲後,便提劍衝向了那蜥蜴。

噗嗤!一道紫色的血液蹦出,灑在了筱四的臉上,筱四那含恨一劍竟是直接穿透了蜥蜴那鋼鐵般的皮肉!

蜥蜴痛叫一聲,痛感掙脫麻痹,回覆自由的蜥蜴身上煞氣直冒,巨大的尾巴一個橫掃便是朝著筱四狠狠劈來。

不想再成為下人的筱四以碾壓般的姿態戰勝了恐懼,整個人沉穩無比,抬腳閃身躲避攻擊,反手上前回身一劍,蜥蜴又是被筱四戳出了一個血洞!

看著閃攻並進,動作行雲流水的筱四,陳炫點點頭,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

一聲怒號過後,蜥蜴的尾巴再次朝著筱四橫掃了過來,

“靈階上品戰技!斷月!”筱四怒喝一聲後,整個人橫空而起,刷的一下,蜥蜴的尾巴被其當場斬斷。

蜥蜴痛吼一聲,紅色的長舌如魅影一般,朝筱四捲去。

“斷月!”此刻的筱四越戰越勇,走位避開了從正麵刮的舌尖,突刺上前,抬手一斬便是切斷了蜥蜴的舌跟!

贏了!筱四贏了!冇有舌頭和尾巴,這隻蜥蜴精算徹底的冇戲唱了!

“孽畜受法!斷月!!”

筱四手持長劍,在蜥蜴的麵前畫出了一道圓弧,隨著力量的注入,在筱四的身後竟是顯現出了一道月亮的虛影!

冇有懸念,蜥蜴直接被筱四從到尾劈成了兩半,死的不能再死!

“柒少爺,謝謝您。”筱四看著陳炫真誠的說道,他不是笨人,此刻已經猜到了陳炫帶他出來的原因。

“你小子,不想當下人的**很強烈啊。”

“哈哈哈……少爺您就彆笑話我了。”

兩個人接著走了三四裡路,發現這個方向的妖獸除了蜥蜴外還有豹子妖跟赤尾蛇妖。

這兩種妖獸,二人各擊殺了一種,然後記下它們的弱點和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

“主人,你們回來了!”在大門口負責警戒的寶兒,見二人安全回來,高興的說道。

“嗯,附近妖獸的種類與弱點我們都瞭解了,走,開會去。”

“好的,主人。”

在筱家營地的中央有著一堆篝火,前來參加活動的人都圍在那裡取暖。

陳炫他們三人還未走近,便是聽到了篝火旁似有爭吵的聲音,便連忙上前。

“小柒,你總算回來了,有冇有受傷?”筱詩諾關心的看著陳炫,上下打量著。

“外麵什麼情況,跟我們說一下吧。”筱劍起身問道。

陳炫一笑,“彆急,待會筱四會仔細跟你們解釋的,我方纔聽見你們在爭吵,是有什麼問題嗎?”

“他們說,今晚要大家都睡到一個木屋裡,我們不同意。”筱靈兒起身說道。

陳炫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瞬間明白了她說的“他們”和“我們”是怎麼一回事了。

同意睡在一起的是男生,而反對的則是女孩子。

“營地裡的三座木屋,一間是倉庫,一間是臥房,一間是廚房,以目前的房子佈局來看,隻能睡在一起。”筱葉嵐客觀的說道。

“七少爺,你看隻有一間木屋,大家不睡在一起,還要怎麼睡,再說床都是分開的,還怕什麼,最重要的是我們都是很純潔的。”筱三點頭說道。

“是啊,我們都是純潔的,隻是她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我們都想成什麼了。”筱麻子瘋狂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