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炫懷孕了,準確的說,是武魂附體狀態下的陳炫懷孕了。

失神的陳炫回到筱家,盯著頭頂的天發了一會呆後,陳炫哀哀的歎了口氣,“這孩子估計就是那龍塵的吧,不過僅是一夜風雨便被一發入魂,我這運氣也是冇誰了啊。”

那麼問題來了,那個混賬的孩子我要不要替他養著?

陳炫摸著平坦的小腹,思索著孩子的去留。

這一坐,又是半天。

“留下吧,孩子是從我身上掉下來的,關他龍塵屁事。”

“主人,大長老求見。”適時,寶兒來到陳炫的身邊輕聲說道。

“快請!”陳炫收回了思緒,整個人不再為懷孕的事情費神了。

大長老推門而入,一眼便看到了武魂附體狀態下的美女陳炫,誇讚到,“公子真乃絕世佳人。”

“這話怎麼聽著有些彆扭,有事就說罷。”陳炫並冇有與大長老閒談的意思,直接單刀直入的問道。

“是這樣的,三個月後,便是劍尊帝國一年一度的秋獵活動……”

“剩下的八個月內我要安心養胎,冒險的事情我不乾。”陳炫實話實說道。

聽得此事,大長老一臉訝異的上下打量著陳炫,整個人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看著大長老的那驚詫的模樣,陳炫坦然的伸出了手,“不信,你把脈看看?”

“這道不必,武魂有孕這在魂族也是正常之事,養胎的話武魂可比普通的人要好養的多,不需要有口忌,也不需要坐月子,隻要等到時機成熟,武魂附體後把孩子生下便可。”

“……”陳炫一愣,“哈?還有這種操作!?”

“那,狩獵的事情,要不要我詳細的說給你聽啊。”大長老和氣一笑。

魔物大陸,大陸西南,劍尊帝國,琳琅閣拍賣會現場。

事情總歸是要一件一件做的,比如現在要做的就是幫傲嬌修補劍身。

經過大致瞭解,陳炫明白了這擁有劍靈的劍還真不是砍人用的,劍的本身是一件容器,而劍靈則是攻擊的主體。

既然是容器,那便不能用普通的煉器材料與普通的煉器手法而鍛鑄了。

不過好在陳炫運氣不錯,在他翻看各大賣場的拍賣清單時,竟還真的尋到了一件可以與傲嬌劍身相容的材料。

於是,陳炫便來到了這琳琅閣之內。

然而,當陳炫踏步入琳琅閣的那一刻,陳炫竟是有種進了青樓的錯覺。

琳琅閣的工作人員就跟那青樓女子一樣,用絕對卑微的姿態外加絕對討好的意識,將陳炫捧為了貴賓之中的貴賓,皇帝之中的皇帝。

在那近乎萬眾矚目的目光下,陳炫進了拍賣會裡最豪華的包廂,而這頓操作,可是是驚呆了一種吃瓜群眾。

“剛剛是琳琅閣的祖宗來了麼?”

“冇有把,我剛剛看到那被人抬著的好像是筱小柒。”

“不能吧,你肯定是看錯了……”

陳炫坐在窗前朝下方看去,大廳的座椅之上已經坐滿了人,場中人聲鼎沸,議論紛紛。

待到拍賣席上拍賣師就位,場中這才平靜了下來。

“第一件拍賣品是一枚六階火屬性玄獸的玄丹,這枚玄丹……”

但凡是拍賣會,第一件拍出的物品都不會太好也不會太壞。

因為第一件物品太好了的話,就會讓底下的人對接下來的拍品期待過高,要是不能接連拿出驚喜的東西,就會讓人失望無比。

太差的話則會讓拍賣會的品質直接下降,被認為拿不出什麼好東西,性急的買家,說不定會立馬走人。

這第一件拍賣品六階的火屬性玄丹,就是這麼一件不好不壞的物品,雖然不是什麼珍惜之物,但也是比較少見的。

“這枚玄丹乃是從一頭丹水境界的七彩火焰莽體內取出的,對於奪命境界以內且修練火係功法的人來說,是可以直接將其火焰的威力提升一個層次的寶物,底價五十萬兩,現在開始競拍,每次叫價不得低於五萬兩。”

拍賣師的說完之後,底下的氣氛頓時便熱了起來,修煉火屬性功法且奪命境界以內的掙相舉牌。

“我出六十萬兩!”有人直接加價十萬兩,似是急不可耐。

“七十萬兩!”拍賣場中某角落的紅髮壯漢連忙跟上。

“一百萬兩!”僅僅隻是三輪叫價,這枚七彩火焰莽的玄丹竟是直接衝到了一百萬兩的天價,根本就不給窮人一點競爭的機會。

當然,拍賣會這樣的場合本就不是窮人能涉及的。

那將價格加到一百萬的包廂之中有六位男子,其中五名皆是身著白色圓領長袍的高手,在他們這圓領袍的胸前,一個由金線繡著的“唐”字霸氣至極。

而那被五名高手護佑左右的公子他的衣著更是華麗,在那白色交領內搭上,一隻由綵線勾勒的麒麟層次分明栩栩如生,下裙之上,一副刺繡版的千裡江山更是奢華與雅緻的強強聯合,至於他外麵的大袖衫,其上靈力流轉,顯然是一件法器級彆的防具,可謂罕見之至。

“二少爺,這七彩火焰莽是世間火屬性純度最高的玄獸,對您的功法肯定大有幫助,若是少爺將其煉化,三大家族的年輕才俊在少爺麵前不過土雞瓦狗!”

聽聞此言,唐家二少爺唐風露出淡淡的微笑,眉目中流露出少年少有的沉穩,“聽你說話的語氣,好像這內丹已經被我拍下了似的。”

另一名隨從當即笑道,“在這劍尊帝國的家族之中,論起財力,誰能強的過我們唐家?再者一顆六階玄丹而已,在琳琅閣的拍賣史上,最高也不過一百萬兩。”

那仆從剛說完,一旁的包廂便是舉起了牌子,“一百零五萬兩!”

聽到這個報價,唐風隻感一陣好笑,“兩百萬!”

此價一出,全場嘩然,丹水境界的玄丹雖然珍貴,但也絕對不值這個數!

拍賣師聽到這個價格,頓時喜上眉梢,他環看四周,聲音振奮道,“有比兩百萬兩還要高的價嗎?”

眾人噤聲。

“兩百萬兩一次!”拍賣師每隔十秒便是敲定一次,也就是說,再過二十秒,這顆玄丹便是唐風的了。

“兩百萬兩兩次。”拍賣師再次敲定。

看到這裡,包廂之中的唐風,臉上頓時露出的得意的笑容,一枚六階玄丹,花兩百萬去買,整個劍尊帝國也就隻有自己虧得起這個價了。

“兩百零五萬兩!”就在第三錘將要敲響的空擋,有人競價了。

一時間眾人的表情有些玩味了,在咱劍尊帝國,竟然還有比唐風更敗家的?

唐風也是一愣,居然有人跟得上自己血虧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