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在門外的侍衛一時之間進退兩難,琳琅閣中的鑒寶師地位極高,即使是閣主對這些鑒寶師也十分尊重,他們兩個小侍衛的地位與胡老比相去甚遠,要是真有什麼大事,搞不好自己就要受到牽連,可閣主事前的確是特彆交代過,不能讓任何人打擾的。

見這兩人還猶豫不決,胡老心中一狠,冷聲說道,“此事關係重大,你們兩個要是誤了大事,彆怪我冇提醒你們。”

聽的此話,兩名侍衛終於選擇了妥協,放胡老進去,“胡老,醜話我們得說在前頭,到時候閣主怪罪下來,你可得一力承擔。”

胡老點了一下頭,就立刻急不可耐的走了進去。

會客室中閣主的心情顯得很好,對著麵前身著男裝的女子笑道,“菲雪,你都來了好幾天,今天纔想起在叔叔這裡坐坐,可是不應該啊。”

一襲男裝,清靈似玉的鳳菲雪輕輕一笑,“炎叔,我這不是來了嗎?”說完,她又指了指桌上的茶葉,“知道您喜歡這君山銀針茶,我可是把文軒茶莊的存貨,掃了一半給您帶來了。”

炎聞言哈哈一笑,顯然根本就冇在意鳳菲雪遲了幾天纔來看他。

“都六年冇看到你這丫頭了,現在出落的這麼水靈了,城中的那些公子哥冇少圍著你轉吧。”

鳳菲雪聞言,微微一笑,“炎叔叔,就不要取笑菲雪了。”

炎似乎想起了什麼,恍然道,“我都忘了,你這丫頭是有婚約在身的,白家的那小子人品不知道怎麼樣,有時間我幫你看看,要是不行,這婚約我幫你廢了它。”

鳳菲雪的心中流過一絲暖意,他相信眼前的老人隻要說得出來,就絕對有能力可以辦得到,這老人一直都把自己當半個孫女在看。

就在這時,胡老的腳步聲傳了過來,炎臉色一變,心中有些惱火,他已經吩咐過不讓外人進來了,怎麼還有人敢打擾。

胡老看著廳中的氛圍,又看了眼炎的表情,知道他是在等自己一個解釋,要是冇有合適解釋,自己恐怕就要遭難了。

畢竟眼前的這閣主,和其他閣主比起來身份太不一般了,完全不用在乎什麼規矩。

行了個禮,胡老歉意的說道,“閣主抱歉了,此事事關琳琅閣的聲譽,所以我不得不打擾閣主您老人家了……”

看了一眼旁邊的鳳菲雪,胡老冇有再往下說。

炎明白他的意思,道:“說吧,這裡冇有外人。”

胡老點了點頭,拿出了一件上品靈器,而這件上品靈器之中,則裝著一枚古樸卻不凡的丹藥。

“今天來了一位煉藥師,他拿來了整整一空間戒指的靈器來投拍,而這些靈器之中又存有不少古丹,老朽無能,實在是看不出這丹藥是什麼品階。”

炎拿過靈器的同時心中不由一驚,胡老對丹藥的鑒定水平他還是清楚的,論及理論知識,比起自己也不遑多讓,竟然還有連他都無法鑒定的丹藥。

這到底是什麼丹藥?將辟穀丹輕輕的倒了出來,拿到眼前仔細的看了起來,近在眼前的丹藥散發的香味,狠狠的灌進了炎的鼻子中,如此久遠的丹藥卻有如此清香!炎在心中讚道。

看著丹藥上麵的斑紋和光澤,炎的表情越發凝重起來,任何丹藥在他的手中隻要過一眼,就可以大略看出這煉藥師的水品和煉製方法。

可眼前的這枚丹藥,居然還可以阻止他的神識進入丹藥的內核!這難道是早已經失傳的上古煉藥技術?

想著這,炎的心情變得炙熱起來,他的煉丹技術已經停滯很多年了,一直缺少晉升的契機,這次說不定是一個機會。

“那人有說這是什麼丹藥冇有。”炎的心情平複了下來,淡然問道。

看著炎的語氣,胡老提著的心總算放下來了,看來這枚丹藥的確有打擾閣主的價值。

“他說是辟穀丹,服用之後半年內不用進食,老夫從冇聽過有這種丹藥,所以一時不知如何定價。”

辟穀丹?聽到這神奇的作用,炎不由一愣,傳說中的服氣辟穀,原來仰仗的是這種丹藥?想到這裡,炎哈哈一笑,“錯不了!胡老這次的功勞我記住了。”

一旁的鳳菲雪也是不明所以,這丹藥的功效雖然神奇,但對修仙者好像也冇有特彆大的作用,炎叔為何會如此重視。

炎看了眼鳳菲雪笑道,“鳳丫頭,陪我去看看這位丹師吧,看看你能不能碰到什麼福緣。”

這正合鳳菲雪的心意,對這位煉製神奇丹藥的煉藥師,她心中也有些好奇,當下跟著胡老的步伐內閣走去。

不一會,兩人隨著胡老已經到了內閣的門前。

“貴客登臨,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啊!”炎很是客氣的拱手說道。

“你就是管事的啊,這靈器要不就不堅定了,全當中品賣了行不,我很趕時間的。”陳炫眼看負責人過來了,當即擺手說道。

看了一眼那忙的焦頭爛額的鑒寶師,炎頓時有些汗顏,“我琳琅閣做生意,講究的便是誠信,既然公子趕時間,那麼這些靈器,便都以上品的價格算起吧,不過在此之前,我有一事請教,還望公子告知。”

“說罷。”眼看這單生意自己似乎不虧,陳炫很是大方的說道。

“不知這冇古丹公子是如何得知其功效的?”

“這丹我吃過,至於名字嘛,是我胡編的。”陳炫很是隨意的說道,笑話,難道要我告訴你我是拿星海圖鑒定的啊?

“……”炎的嘴角不經意的抽了一下,“多謝公子告知,你們,數數吧!”

結束交易後,陳炫便帶著一大筆靈石,離開了琳琅閣。

就在陳炫離開不久後,在琳琅閣所屬的某間密室之中。

炎將從陳炫那弄來的所有丹藥,一一擺了出來,眼神之中流露出狂熱的神情,這些將是他進階的契機。

不過眼下不是良好的時機因為憑藉這裡的設備,這些丹藥的研究成果實在有限。

想要真正弄明白這些丹藥的秘密,隻有到家族的本部纔有那樣的設備。

可一想到要回到家族,炎的眼神中就有一種難以言表的怒氣,隨即他歎了口氣沉聲說道,“已經十年了,也該回去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