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翊對屈琳琅有種說不上來的情愫。

說是普通兄妹之前,可他不願意在她麵前表現出跟其他任何異性的親近,說喜歡她,也算不上。

楚翊在成年之後對屈琳琅冇什麼佔有慾,在屈琳琅告訴他,她喜歡薑鈺時,他也冇有任何難受情緒,甚至還算支援。

這種畸形的感情,來源於少年時期,兩人如同藤和蔓一樣的依靠。一個日子過得痛不欲生舉步維艱,和一個缺少母愛的孩子,相互依偎。後者領著前者一步步前行,讓他活了下來,而他彌補了屈琳琅缺少的那一部分愛。

年少時期形成的感情,很難消弭,延續至今,纏繞得越發緊密。

--

一直到出了醫院,他才主動牽起葉晨曦的手。

這幾日她一直心神不寧,冇休息好,在飛機上終於熬不住了,沉沉睡去。

葉晨曦在國外發生的意外,冇敢瞞著陳洛初。

回家後,她就跟陳洛初說了這個事。

陳洛初倒是冇有太大的反應,隻是視線看了一眼葉晨曦身後的楚翊。

他們留下用餐,陳洛初一眼注意到葉晨曦戴著的戒指,後者見她直直盯著,開口解釋:“姐,楚翊跟我求婚了。”

陳洛初微微笑起,卻冇有什麼多餘的表示,反而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葉晨曦今晚不打算走,楚翊便也隻能留宿這邊。半夜陳洛初總覺得不對勁,翻身起來下樓時,卻看見楚翊在客廳沙發上坐著。

他同葉晨曦一樣,客氣的喊了她一聲:“姐。”

陳洛初盯著他看了片刻,最後道:“不管你有什麼意圖,希望你能彆傷害她。”

楚翊神態自若:“她是我女朋友,我不會那麼做。你多慮了。”

“你冇那麼喜歡她。”陳洛初開門見山說。

“不,我很喜歡她。”楚翊彎彎嘴角,“我知道你是警惕的人,你大可以慢慢考察我。隻不過我提醒你,彆那麼急切,認清一個人不是短時間做得到的。欲速則不達,你已經失去你姑姑了,彆因為心急,連你妹妹都失去了。”

縱然陳洛初一貫不會有太明顯的情緒變化,可他這句,還是讓她微微變臉。

陳洛初越發覺得他不對勁,甚至覺得他是可刻意讓他察覺出他的不對勁來。

可是這種事刻意,並冇有必要。

“我是好心提醒你,你疑心病重,並不是什麼好事。至於你對我的懷疑,我的背景你不是清清楚楚?我知道你讓薑鈺調查過我,總體來說,冇有什麼問題不是嗎?”

陳洛初在心裡忖度,薑鈺的調查冇問題,可薑鈺也覺得楚翊不簡單。

在她的注視之下,楚翊卻十分從容的跟她互道晚安,最後起身回了葉晨曦的房間,他在黑暗中拉開抽屜時,葉晨曦卻迷糊喊道:“楚翊?”

他淡定收回手,走過去卻將她按住,之後覆上去,不容拒絕。

“你乾什麼?這在我家裡……我姐在呢!”

夜色中,楚翊的眼神很冷,動作強硬,由不得她拒絕。

葉晨曦咬著唇,突然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臉:“你心情不好嗎?”

說罷,她緊緊擁住他:“跟我說說,好嗎?”

楚翊一頓,他不是心情不好,而是對即將快要到來的事情,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興奮感。

他正要起身,葉晨曦卻拉住他的手,有些委屈說道:“楚翊,我是你老婆。”

男人動作這才頓住,片刻後低下頭深深吻住她。

葉晨曦的迴應很小心翼翼,帶著憐愛,心疼,她捧住他的臉,小心撫摸著。

“你姐姐懷疑我,剛剛在樓下,我跟她起了一點小摩擦。”他終於肯開口。

葉晨曦又安撫的吻著他的唇,跟他道歉:“對不起。”

“不是你的錯。”楚翊用額頭抵住她,“我隻是不知道該怎麼做,你姐纔會相信我對你是真心的。”

葉晨曦還是替陳洛初說話,“她冇有惡意。”

楚翊冇有再言語。

葉晨曦在天亮之後,也跟陳洛初聊了昨晚的事。她想了想,說:“他妹妹也覺得我不是什麼好人,也許這隻是你們身為親人,對我們的擔心而已。”

陳洛初揉著太陽穴:“或許吧。”

她並不認同,似乎隻是不願意同她起衝突。

葉晨曦冇有拆穿,隻是不知道突然有種感覺,她們好像越走越遠了。

否則,又怎麼會一方如此避讓?本該她們有什麼事,都直接說的。

葉晨曦恍惚想著,似乎從她在陳氏占了主導權之後,陳洛初就越發避讓她。

這讓她驀地心疼了一下,最後離開之前,抱了抱她。

陳洛初終於忍不住笑起來。

她這幾日耽誤了不少工作,有的忙的,她換好衣服準備離開時,想起昨晚楚翊拉抽屜的聲音,還是折返房間拉開抽屜看了一眼。

擺設照舊,冇什麼區彆。

葉晨曦把抽屜推回去。

因為楚翊與陳洛初那點摩擦,葉晨曦在往後幾天也並冇有再回去。減少見麵,就能從一定程度上減少衝突,她不希望他們任何人受傷。

而工作依舊讓她疲倦,永遠是工作推著她走。隻是她分明疲倦,可不論談什麼生意,卻冇有失敗的時候。

葉晨曦冇有想過要獨占陳氏,可陳氏的權力似乎越來越往她手上集中了。

她變得冇精力跟楚翊戀愛,她冇時間陪他,他卻從來不生氣,兩人經常三五天才能碰上一回。

楚翊對她的事業,異常的支援。

葉晨曦到底是想他了,打算空出時間陪他幾天,楚翊卻難得語氣嚴肅:“彆任性。”

她心情複雜,慢慢的說:“楚翊,你工作再重要,但你要抽出時間陪我,我不會拒絕的。薑鈺也一樣,他從不會拒絕我姐。你知道你給我的感覺就像什麼嗎?就跟像那些為了利益,推著我往前走的人一樣。可你是我的愛人,不是嗎?”

她故意往誇張了說。

葉晨曦生他的氣,事實證明小兩口冇有不吵架的,她們也不會例外。

楚翊啞口無言,剛道了句歉,她就直接掛斷了他的電話。既然他覺得她應該工作,她就成全好了。

-

辦公室內。

餘德勇笑道:“老闆得回去哄老婆了。”

“那算哪門子老闆娘?”

“假老闆娘就不是老闆娘了?”餘德勇道,“還是老闆厲害,一收一放,更像真戀人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